歡迎光臨合肥城市人家裝飾公司!
微信掃一掃
全國統一客服電話:
0551-65636666
裝修被人坑,一氣之下自己干。(第二章)
  小區物業派人來查總閘故障原因,還是老頭幫我襠的,要不然裝修押金肯定沒了。

對老頭好感度大升,后面幾天鑰匙給了他,安心的上了幾天班,讓他看著搞吧。

期間給我打了幾次電話,第一次說防水好了,等干透,放水,試驗。

第二次是順便幫我把空調孔打了,四個孔,收別人180 ,看我老實,就收我80吧。

第三次是放的水已經三四天了,水揮發的差不多了,叫我來看看樓下可滲水。

挺有趣的老頭,說我面向好欺負,所以給我要80。我也不是好欺負,只是是真的老實。

  老頭性格爽朗,愛說笑,但干起活來,特別嚴謹。結錢的時候,老頭勸我,最好把水電規整一下,要不后面出了毛病更麻煩。你房子走的線路我看

了,也沒動多少,就是錯了個位,基本都還是開放原先的線。這種線不能用,都是為了過驗收應付的。
邊說著,挨個線盒檢查了起來。當檢查到角落一個線盒的時候,突然大聲叫我,快!你來,來這看看這是啥?

老頭掀起墻角線盒下方的板子讓我看。

地上露出一根管子。沒什么稀奇的
說的不是這,這是供暖氣的管,管子上有一道很深的口子。這很明顯是開槽的時候碰到的,傷到了地下的暖氣管。

我又要炸了!可惡。
  老頭看我眼神不對忙說,估計也不是有意的。但傷到管道還不和你說 ,就是故意的了。得虧現在看見了,假如你貼完磚暖氣一開,就等著翹磚重新貼吧。 
有兩種辦法,簡單點就換個好點的接頭,但是后面還是容易出問題,麻煩的辦法就是把這一路全部換掉,后面不容易出毛病。
最后還是選了全換,順便問候了下水電父子全家!
  物業老頭姓何,老聽別人叫他何師傅自然就知道了。
我家水電老何重新給我走了一遍,該上墻的上墻,該改的改。我親眼見他抽線管里的老線時,一根線上兩個接頭,裹滿了膠帶。 
看他拿著線板著臉的樣子,我沒敢說話。因為怎么感覺他比我還更生氣。
  買水泥沙子是老何給介紹的,也是物業上班退休的,捎帶賣水泥沙子。算的錢也是最低價,比小區市場價低二百。老何給買水泥的說我是自己人,說不能告訴別人,有人問就說是市場價買的。
電動上料,
2樓要300。
6樓呢?
還是300。
好得很。。。你贏了!
  材料進場當天有個小插曲 
訂好的磚發貨給發錯了地址,人搬運工人不管得,也不管瓷磚多久能到,活干完了,收拾東西就走。
最后沒辦法,磚是專賣店花錢雇人一塊一塊搬上來的。 
當時賣我磚的姑娘打來電話都快哭了,因為地址是她寫錯,搬運費用她出。

  給牛逼貼磚師傅聯系說,磚,水泥沙子都搞好了,就得您了。
牛逼師傅講:這邊活還沒完,等等。

等待的日子過得好慢。。。。
  閑著沒事,想起一部電視劇,男豬腳家里有個城堡造型的小夜燈,很好看。但電視劇名字不記得了,搜城堡夜燈也搜不到。
查了N多韓劇名字,終于找到了!
是叫
:美女的誕生,里男豬腳家里的。
附帶圖片三張


bb3882086b63f62430a56cd58f44ebf81b4ca310cb2566aea40f4bfbfef6ca820b4f78f0f63618ed69837a2209f79052c9e712e804f3d7ca7acbd510


  網上搜不到,決定自己做一個!

e23fab2ad40735fa13ae1a6f96510fb30e2408b6

  等待的日子是漫長的。。


一客廳的沙子,水泥,已經放了十好幾天了,中間給牛逼師傅電話兩次都說實在忙,在等幾天時間。
心想夜燈都做好了,那家活還沒干完。  
  小區幼兒園粉刷墻面,借了點黃漆。把做好的夜燈涂了一下,hiahia。干了以后用砂紙打磨平整費了半小時勁,中間城堡最高的樓居然斷了,郁悶,用了四五天下班的時間做的。
沒辦法又拿石膏板做了一層一樣的,粘在一起。
后面相同的地方又斷過一次。
  等待的日子是漫長的。。

再找牛逼師傅是半個多月后的事了,我說老師傅這第二家的活應該完了吧。
牛逼師傅有點過意不去,沒辦法啊,這家人情況有點特殊,是老師,專門找時間從外地回來找我干活,其間找了我很多次,實在不好推脫,就先把他家活干了,實在對不住,再等等吧,這家活一結束我就來。
唉!我等的花都謝了。
  一個月過去不想再這么等下去了。
找老何介紹來一名師傅,電話里把價錢講好了,師傅來了,遞了根煙給他,還沒說什么,正上樓呢,這工人師傅就不停的說你這要價錢??!
我說:師傅我幾個房間里都不貼,你也沒給我減,跟小區其他家價格都差不多,你非但沒有給少,還得加錢?電話里不是加錢都講好了嗎?
他還是一直念叨的要加錢,要加錢,工錢給的不合心意,一副不開心的嘴臉。
我頓時煩了,那我再找找別家吧。
小區里各個工種的價格都成透明的了,你現在讓我 加多少,我也不樂意找你干了。
老頭聽講以后也挺生氣,一直說這人腦子不好。老何沒怎么見過這人,干活時候碰見的,見磚貼的好,才介紹來的。
老何安慰我,不急,工人多的是,叔再給你找找,拿出電話開始翻通訊錄,最少有八九個前面加磚頭備注的電話。
找了一個據說的貼磚還算差不多的師傅,還是價錢在電話里就說好,比小區行情價只高不低,電話那邊似乎對價錢不滿意,最后問老頭,是給誰家貼磚?
老何看了我一眼:我侄子家。
那行,那就看在你的面子上,一會我去看看活,以后要多給介紹啊。
我問老何,你和這工人很熟?
老何講:不熟就是看活做的好,聊過幾句,為了互相介紹方便留了個電話。
我。。。。服氣!
 貼磚師傅來了,操著一口地道的肥東土話,瞇縫眼,聰明絕頂大叔,手拿抹刀。
一進門就說,說吧有什么要求,怎么干。
電話里面不是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么? 一頓無語,好吧我再講一遍。
房間里面不鋪磚,找平。每個窗戶貼一圈小碎花磚。衛生間門一圈貼一下,到時廁所門說外開的。
師傅想了會說,你這活不怎么好看,出力不出活的。
我心咯噔一下,不是又價錢吧
算了看在你叔面子上 ,這活干了吧。不過我先說明白,過幾天十月一,我要出幾天遠門,幾天干不了活的。
我還在想他認識我哪個叔叔呢?
"你叔那人厲害,能吃苦,干活麻溜,活出來也漂亮。"
尼瑪,搞了半天那我叔就是說老何??蠢匆院笠目誚瀉問迨辶?哈哈 。
我講"師傅,不要緊,十月你家有事你就先去忙,只要把活干好了就行,家里有事我能幫的上的只管言語一聲。
這師傅看著挺高興,說"管!我現在工具沒帶全,就先把這幾根管包了把"。
其實這也是我前面特意囑咐的,至于為什么要用磚頭包,不用其他材料。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講過,晚上正睡覺的時候,你樓上用水,甭管是洗澡、上廁所、你的下水管總是有嘩啦嘩啦的聲音,用磚頭包可以降低大部分半夜的噪音。
  磚貼的很慢,從廚房開始貼,問他原因,師傅講原先是他們夫妻兩人一起干,差不多十多天就可以干完一家活,現在就他一人干,老婆在家照顧孩子,小孩要上學,幫不了忙了。
唉,誰都不容易,男人或者就必須扛起責任。
和師傅聊天講起,聽他講,后面還有兩家大活等著他呢。
也挺為他高興,活多賺錢就多,肯定比沒活好多了。
  期間牛逼貼磚師傅給我來了電話,說那家的活做好了,可以做我家了。 我講師傅,我已經找別人了,等了你將近一個月,實在是等不了了。

  附帶磨好的城堡夜燈照片

cf3f0a7bdab44aed3267ec32bb1c8701a08bfbe7

  10月1前一天,貼磚師傅打來電話,聲音有些激動有點急促,"我今天就要出去了,老母親有點不舒服。下午就走,一會回家收拾東西,就該走了。你有空把房間里面的雜物清理一下,我回來就直接干活"。
聽他口氣那么著急,我忙問他阿姨沒事吧,師傅你看可需要我幫點什么忙?房子這邊你別管了,我來收拾,阿姨看病要緊"。

"沒事,我媽這是老毛病了,我帶她去看看。你幫也幫不上啥忙,就是看能不能把工錢提前結衣下,我怕時候錢不夠"。
"把你微信給我,我給你轉過去"

"微信號就是我手機號"

我快速拿出手機添加、轉賬、成功!

能幫到繼續幫忙的人的感覺還是很棒的 
 國慶上班的也不少,當然我也是其中一個,上就上了,但是居然不是雙倍工資!
房子抽下班時間打掃了一下。期間貼磚師傅還給我打電話說,"去看過了,沒事了。"
還囑咐我,走時忘了告訴我,他算了算,房子的水泥夠了,沙子不夠,讓我再進一方料來。

一方料找工人搬不劃算,就自己借了個小車,去人家不用的料鏟了點,自己運上去的。

  73d40686e950352af1a18cde5b43fbf2b0118bc8
  十一結束,有一個禮拜房子沒動過了,從網上吧LED燈、浴霸都買回來。
晚上臨睡前玩了會手機,打開微信刷了會朋友圈,大都是朋友發的去哪里旅游了,哪有多堵,哪有多少人,回來高速路上堵成狗,又是去哪里吃什么的。
突然發現一條朋友圈,照片是在一個景點拍的,景色挺美。圖配文字XXXX三日游,兒子很高興。評論才是重點,我只能看到他自己評論的內容:
第一條,現在在xxx,這里不錯。第二條,前幾天打牌贏了,帶老婆兒子出來玩玩。
第三條,管,回去后我們約場子。
有點懵逼,沒錯,相信你們已經猜到了這朋友圈是貼磚師傅的。
點開他的微信信息,看他以前的動態,基本都是吃飯喝酒,游玩的,沒有一點關于他工作的。
  過來三天,我去新房放買回來的東西??趴醇┦Ω翟詬苫?。
我尷尬的講:回來了啊...
師傅滿臉疲累"嗯,回了,假期這人叫一個多啊,來回坐車,花錢買罪受。"
我弱弱的問:阿姨挺好的吧
"挺好的,在醫院住了幾天檢查了一遍,人也折騰的,還好人沒什么大毛病,大夫說回來注意好好休息就可以"
我都不知道說什么, 滿口回著“那就好。。。那就好。。。
心里面堵得慌。。。。
  好幾天沒回新房了。
自己的房子有種不敢去的感覺,感覺怪怪的!
吃過晚飯,偷偷回新房看一眼。
開門發現房內空蕩蕩的。
拆了包的磚靜靜靠在墻上,磚那天走的時候鋪到哪,還在哪,一點沒動。唯一變得是貼磚師傅的所有東西都不見了,給他買的一條"普皖"煙不見了,只剩一條爛凳子。

我愣了一會,趕緊拿出手機,撥號欄里找到師傅電話,大拇指卻定在那里,遲遲沒有撥出去。

手機屏幕為什么有點抖?不受控制的微微顫抖。

終于大拇指按了下去,長按,出來選項,我選擇了刪除。。。
  最后打電話給老頭
"啊,叔,在哪?;"

何叔:"在家,準備洗洗睡覺呀,有事?"

"喝酒,來不來?"

"呀,你還會喝酒?你叔我就好這一口"

"那走,燒烤一條街走起"

"不用那么費勁,你到商店買兩包花生米,直接來我這,我這啥都缺,就不缺酒"

"那行,五分鐘,馬上來"。